子宿_非洲酋长XD

一枚咸鱼,今天也在祈祷迷路老人

听着歌写的,然后想起作业还没写完什么的就不要深究啦

渣文笔w完全不造自己在写啥QAQQ怪短的

If真能接受就瞅瞅呗【嘿嘿嘿

 

山河寥落断肠天涯

江山才俊几易风华

千秋功过百代兴亡

最是无情帝王家

 

朱颜终究华发堂前燕落寻常人家

战鼓厮杀默默无语的风沙

倾覆天下步步为营的倾塌

千秋万代无涯宏图霸业化作阵前黄沙

 

——《历代·乌衣》Mario

 

东风轻拂,又是一年清明,鲜有人踏足的荒地也被足音惊醒。他捧着几坛酒,撩起衣袍席地而坐。拍开封泥,浓郁的酒香便飘散出来,果真是好酒。他不说话,默默地拔去墓边的杂草,露出雪白的碑来,却是座无名碑。捞起酒坛,酒被毫不吝惜地泼浇在墓前的泥土里,在空气中氤氲开更浓的气味,人几乎要醉在酒味中。

四下静寂,这种气氛似乎很容易勾起人的回忆,他想起那人还在的时候。

那年边关传来铮铮铁蹄,声声擂鼓,踏碎江山如画,和平多年的国家竟无人可战,战事紧急之际,将军主动请缨,要求上边关杀敌,。可谁都知道,他不过是去赴死罢了,习惯安逸的军队将士们可能早已拿不起短兵长矛了吧。

王城的夜,花开的艳丽,亭台水榭还是当初的繁华模样。歌台上夜夜笙歌,美人依旧。似乎已经没有人记得边关的风沙,人们沉浸最后的安定中,不愿抽身。夜风冰凉,把楼阁中红尘的味道吹到很远的地方。

边关的荒城中,风很大,万里外的黄沙都被卷到天空,眼前迷茫一片,只有月光洒下一片凄凉,更显得这夜里没有一丝人气。士兵处处讨伐,甚是疲倦,眼看着已是无力再战。百年的宏图霸业,转眼也不过是风中的黄沙,一吹即散。

果真是挡不住,不过一年,失地绵延千万里,王城里的人都说,将军是死了,不然怎么一直没有消息。他信却也不愿相信。东风依旧,故国在这个春天终是气数已尽,一座座荒城在风中瑟瑟发抖,城中没有一点声音,似是一座空城。只有阴暗的巷弄里躺着几个衣不蔽体的孩子,气若游丝,看来命不久矣。风中似有女子的幽咽,檐上的纸灯被风吹落,砸碎在地上打破一瞬的寂静,曾经的曾经都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。

一年又是一年,朱颜终成华发,也许早已没人记得故国了吧。


评论